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旅游 > 报刊阅览

李寿果:让“问题少年” 快乐成长

2018-10-23 16:28 海南英才 【作者:李兴民】

  他来自山东沂蒙山区偏僻的大山里,上初中时因叛逆逃学,走过一段人生弯路;在家长的教育下,他大彻大悟,发奋读书,考上了海南大学,成为一名山沟里走出来的大学生;进入象牙塔后,投笔从戎,在部队两次被评为优秀士兵,一次荣立三等功;大学毕业后,与管教“问题少年”工作结缘。他的工作就是把“长歪小树”扶正。看上去很平凡,意义却不寻常。据不完全统计,9年来,他办的工读学校,矫治、教育和感化了近千名“问题少年”。他叫李寿果,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校长。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校长李寿果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校长李寿果

没有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1999年李寿果上初中的时候,受西部大开发热潮的裹挟,从家里偷偷拿了240元书本费,没告诉父母,和同学一起跑到西安,以实现他乌托邦式的“宏伟人生”。为省钱,他在火车上逃过票。到西安后,240元很快花完了,工作却没找到,只好打道回府,呆在家里半年没上学。
  “那段时间,虽然和同学在西安没有找到工作,但我们回到贫穷的沂蒙山区后,发家致富的梦想没有破灭,依旧幻想着一夜暴富,让家里人、同学刮目相看,时时做着今天看来是‘天方夜谭’的美梦。”李寿果说,那时家乡太穷了,靠天吃饭,父母辛苦一年也赚不了几千元,根本无法供自己上大学。每每想到这里,他就发誓要给父母分忧,早点工作。没想到社会是残酷的,没有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就在那时,父母时时教育他,感化他,告诉他当今社会没有知识,寸步难行,更不要说让家里人过上幸福生活。经过半年的激烈思想斗争,李寿果觉得还是父母亲说得对。要改变命运,必须回到学校去发奋读书。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李寿果参加高考,被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录取,成为一名从沂蒙山区偏僻的山沟里走出来的大学生。
由象牙塔步入军营
  2004年9月,李寿果终于走进心仪很久的大学校园。由于贫穷,当年入学时,家里东借西凑才给他准备了7000元,而一年学费是8000元。为了不再次辍学,他在家里就计划好,到学校后边打工,边挣学费,一定要把大学学业完成。
  一天,李寿果在海南大学图书馆门口看到征兵海报,上面说,大学生当兵可以减免学费,还可保留学籍。“有这样的好事,我一定不能错过!”李寿果果断报名,经审查合格被批准应征入伍,当年年底来到广东省东莞市服役。

▲李寿果考入海南大学后光荣入伍

▲李寿果考入海南大学后光荣入伍

  进入军营后,李寿果很努力,无论是军事才能还是文艺才能,都得到充分发挥。新兵下连队前,李寿果代表全团新兵参加全师组织的新兵比武,其中三公里考核,获全师第一名。
  李寿果入伍前是大学艺术院校学生,部队领导根据他的才能,让他担任文书兼军械员。
  在平时的工作中,李寿果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帮助分队出黑板报,写总结,多次在全团的评比中获得好名次。平时工作不分份内份外,积极开展学雷锋做好事活动,两次被团评为优秀士兵,一次荣立三等功。

▲李寿果在部队的立功证书

▲李寿果在部队的立功证书

  李寿果说:“是军营锻炼了我的人生,丰富了我的人生,让我受益一辈子。正应了那句俗话:当兵后悔二年,不当兵后悔一生。”
与矫正“问题少年”工作结缘
  服役2年后,李寿果又回到海南大学继续完成了学业。
  2010年7月,李寿果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选择到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当教官,负责军事和美术。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是一所经海南省教育厅批准成立的帮助青少年走出成长“困惑”的工读学校,不仅是整个教育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还是教育、挽救失足青少年的重要机构。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办学许可证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办学许可证

  2013年年初,李寿果当上了该校校长,肩上的担子更重,责任更大了。他把“问题少年”当做自己的弟弟妹妹,训练中严格要求,生活中体贴照顾,和学生24小时生活在一起,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快乐成长学校招生对象是人们常说的“问题少年”,如弃学厌学、上网成瘾、叛逆、早恋、暴力、冷漠亲情、怕苦怕累、缺乏自信、难以沟通及生活行为习惯不良等,都是10-18岁犯过错误甚至失足过的未成年人。学校通过科学、系统的体能训练,心理辅导,以及文化课及法制教育相结合的封闭式教育,使“问题少年”告别不良习惯,回归社会,走上快乐健康的成长之路,成为社会有用人才。
  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先后挂牌成为中国青少年心灵成长十百千万工程示范基地、海南省社会心理学会合作单位、海南师范大学教育与心理学院实践教学基地、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实践教学基地、琼台师范学院实践教学基地等。
“问题少年”不是坏孩子
  今年国庆假期,笔者来到位于琼山区云龙镇的海南快乐成长学校采访。一进校门,受训学员正随着教官口令,整齐划一地齐步向前走。一轮军事训练下来,大家便围成圈互相交流经验,然后由每名学员轮流出列带队。
  笔者看到,学校小楼宽敞明亮,办公室、心理咨询室、学习室、宿舍、食堂、活动场所等设施一应俱全。学员们认真地参加学校的各种拓展训练,从一张张稚嫩的脸上可以看到自信,意气风发,也可以看到玩世不恭。
  笔者了解到,学员中,涉及赌博、逃学、早恋以及网恋、借高利贷、高消费等五花八门的各种问题。进了学校,学员就必须将个人物品交由学校代管,从此开始单一的封闭式的训练、文化课学习、心里辅导等生活。
  学员一般上午安排军事训练;下午安排心理、感恩、励志等课程,升旗宣誓、打扫卫生、收看新闻联播、阅读以及记日记,成为生活内容的一部分。学校将通过6个月至三年时间的封闭式的教育与管理,体能训练和心理辅导相结合,矫正这些问题少年。学校与老师签有责任状,保证不通过暴力管教学员。
  一些孩子入学后,明显不愿被近乎残酷的封闭式生活所“禁锢”,翻墙逃跑的,伪装病的,编出各种谎言欺骗老师的,企图蒙混过关的,都有。学校老师都受过专业训练,火眼金睛,出现问题都能及时发现,对症处置。
  “一些孩子太会‘表演’了。”采访中,李寿果说,来这里受训的孩子,脑瓜子都很聪明,只是没有用对地方,有些表演与撒谎,让老师既爱又恨。
  李寿果坦承:所谓“问题少年”,其实不是坏孩子。只是家庭、社会甚至学校的原因,让一个个本应可以正常成长的孩子,成为家长眼中不听话,老师嘴中“爱惹事”,甚至一度失足的孩子。
孩子出现问题主要和家庭有关
  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大约有1400万青少年吸烟者,2400万网瘾青少年。面对这一庞大的群体,李寿果清楚,随着人口流动日益频繁,外来未成年人犯罪成为海口这座城市的新问题。这些“问题少年”如果矫正帮教不好,就会增加司法成本。
  李寿果任教后,就发誓一定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给这些误入歧途的孩子改正的机会。他们需要理解,需要关怀,需要感化,更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和不被抛弃。自己小时候也同样叛逆过,有过这种人生经历,可以为这些孩子做更多的事。2013年李寿果走马上任当上校长后,更坚定了办好这所“特殊学校”的信心。
  在从事“问题少年”的教育工作中,李寿果认为,孩子出现问题主要和家庭有关,很多家庭在孩子成长中施加了太大的压力。
  李寿果举例说,文昌某医院一对夫妻都是医生,儿子阿奇学习成绩原来非常好。父母为了让孩子更优秀,每天都盯着孩子的作业。对孩子交友也有特别规定,只能跟优秀的学生在一起。尽管父母是出于一片好心,孩子却无法理解,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父母活着,为学习成绩活着,压力越来越大,成绩开始下降,开始厌恶父母,厌恶学习。从过去“懂事听话”的孩子到了和父母直接“对抗”的地步。
  到了初一,阿奇开始沉迷网络游戏,从小对孩子娇生惯养的父母束手无策,而阿奇却越来越离谱,半年多不理发,也不洗澡,作息规律完全颠倒。后来,父母和亲戚都以为阿奇患了精神病,把阿奇带到省安宁医院看病。检查后,医生只是开了一些药,对阿奇的病情也拿捏不准。
  后来,孩子的姑姑意外得知邻居家的孩子送到“特殊学校”后改变好了,夫妻俩决定将阿奇送到“特殊学校”。学校看了阿奇个子高大,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头发留了有一尺多长,当时老师决定拒收。后来家长多次央求,并做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出了啥事与学校无关”的承诺后,学校才收了阿奇。
  阿奇在全封闭的环境里,不能和家人联系,不能打手机,更别想逃跑,暂时打消了反抗念头。但并没有从心里主动接受教育,他等待着半年后离开学校。李寿果把阿奇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就和阿奇促膝谈心,说自己从小也有一段不光荣的历史,和你一样逃学,可后来我想通了,就发奋读书并考上了海南大学。也许是同病相怜,感化了阿奇。半年后,阿奇回到文昌读中学,后来还考上了高中。
满屋锦旗,使李寿果很有成就感
  2015年上初一的刘霞,父母长期在海口做生意,刘霞长期和外婆生活在一起。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刘霞慢慢沉迷上网,整天逃学。刘霞进入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后,经过半年的教育,判若两人。今年6月刘霞参加中考,考了600多分。父母对刘霞的进步很高兴,多次给李寿果发短信表示感谢。

▲学员及家长送来的一面面锦旗

▲学员及家长送来的一面面锦旗

  “问题少年”阿强,上小学时父亲去世。母亲整天忙着家族生意,家里好烟好酒很多,这让上初中的阿强逐步贪图享受,出入酒吧。起初从家里偷钱,被发现后,就开始变卖好烟好酒,甚至金银首饰。在家里做了各种防备后,阿强最后干脆在外借钱消费,还养了一些小弟兄。最后从亲戚朋友处借不来钱,干脆借高利贷10多万元。母亲实在管不住,打算放弃这个孩子。这时阿强的姑姑将其送到快乐成长学校,经过半年多的训练,阿强改变了很多,去年光荣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有一名学生阿红,在2017年高考前夕逃学了,整天沉迷网络,父母对此很担心。高考时,每场考试阿红都假装着进了考场,转身又进了网吧。考试结束时,阿红从网吧回家。父母每次问考得怎样,阿红总是回答“就那样”。高考成绩公布后,阿红在父母的再三追问下,才承认自己根本没有参加高考。父母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有朋友推荐,让阿红参加快乐成长学校培训,同时给阿红报了高考复习班。2018年6月阿红再次参加高考,终于如愿以偿。
  李寿果认为,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和未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树木生病了,长歪了,很正常。特殊学校就是为这些“问题少年”治病,给他们一个家,接纳他们、认可他们、帮助他们,把“长歪的小树”扶正,让他们回归社会,健康成长。
  当父母教育缺位的时候,社会、政法机关、学校不能缺位。教育是社会、家庭、学校三位一体的,这三个方面对孩子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性格的养成,缺一不可。
  近年来校园霸凌事件频发,李寿果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希望政府部门像关注其他私立学校一样,关心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是全省唯一一所工读学校。帮助一个叛逆孩子走上正道,就帮助一个家庭走出痛苦。将社会的和谐、文明、进步,人类的真、善、美秉性植根于这些“坏孩子”的心灵,矫治他们的不良行为,改变他们的人生观,长大后对国家、社会和家庭有所贡献,这是李寿果背负债务依旧不忘初心投资工读学校的坚定意志。他希望政府部门对“特殊学校”给予特殊政策,让更多的“问题少年”得到矫治。
  据不完全统计,9年来,李寿果和他的海南快乐成长学校,教育和感化了近千名“问题少年”。学员及家长送来的一面面锦旗,是对李寿果和海南快乐成长学校工作的充分肯定,使他感到十分欣慰,很有成就感。
  感化一个孩子,幸福一个家庭,和谐一个社会。这是李寿果的不懈追求。
力所能及,投身社会公益事业
  在从事“问题少年”管理和教育工作的同时,李寿果一直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
  2013年4月初,李寿果看到老家沂蒙山区苹果不好卖,就怀着一腔热情,采购了近5万斤苹果来到海口销售。
  2014年年初,屯昌县某农场一位60多岁职工,妻子患有精神病。而儿子阿望10岁了,张口不会说话,也不识字。父亲曾将他送到屯昌公立、私立学校,结果阿望根本待不住,周边又是水库鱼塘,父亲害怕阿望掉到水里。在别人的推荐下,慕名来到海南快乐成长学校。阿望入学后,家长答应每个月交生活费、学费1000元,可四年来只向学校交了4000元,再无力交。李寿果说:我们办学虽然缺钱,但对这样困难的家庭,学费、生活费就全免。仅此一人,学校就少收入5万元。现在阿望性格开朗,也会写简单的数字。
  2015年5月,李寿果把海南的30名“问题少年”带到山东省鲁能沂源希望小学,和这里的山里孩子结成对子,与山沟的孩子一起学习生活。临结束时,李寿果为这个学校购买桌椅捐款8000元。
  李寿果从读高三时,就在家乡背着父母偷偷献血。到部队和海南工作后,每年积极加入义务献血行列。
  李寿果说,我们平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但意义非凡,能够改变一个人乃至一个家庭的命运。这是一种自觉的善举,做起来不难。
  正是出于这样朴素的念头,除了海南,他在山东、广东都不忘献血。他说,能够到全中国的每一个省份都去献一次血,完成一份别样的“献血地图”,那将是自己一生特别有意义的事情。他不单自己献血,还动员同事参加献血活动,希望帮助那些急需血液的人。10多年来,李寿果献血总量达到6000毫升以上。(文中提到的学员,均为化名)

微信图片_20181023162236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