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旅游 > 鉴赏收藏

遥忆东坡: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2015-09-16 10:35 海南日报 【作者:】

  

  东坡书院内的东坡居士塑雕。

  编者按

  9月7日-9日省委宣传部、省网信办组织35名省内媒体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客户端)编辑、网络知名人士和部分知名微信公众号运营人员在儋州进行为期三天的体验采风活动,刊发了大量文章和图片,活动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本报今起选登部分文章,以飨读者。

  政治上,苏东坡是保守派,却不是政治家;文学上,苏东坡是一代文豪,却不是一颗情种。从初入官场时的春风得意马蹄疾到三贬左迁的苟余心之端直兮,虽僻远其何伤?苏东坡三起三落的仕途最后以惨淡收场告终。相比于其政治生命的“风餐露宿”,苏东坡的文学造诣确实有其独步天下之处,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也奠定了他不可替代的文坛地位。

  和诗仙李白的官场失意,文坛得意一样,不同的是苏东坡不是李白,他没有李白的不恋仕途,虽然苏东坡也不坠青云之志,但他却比李白更重视官场,无论远至黄州、惠州或是儋州,只要朝廷诏令一下便“归心似箭”般鞠躬尽瘁。

  黄州、惠州和儋州这三个地理位置见证了苏东坡文学成就的巅峰。为宋庭殚精竭虑的苏东坡至死才悟得其功名不在庙堂之上,在即将走完人生第六十五载春秋之时,苏东坡才发觉其功业正是在被贬谪半生的江湖之远,最后由衷地对自己发问:“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粉丝众多的文坛大V

  北宋偃武修文,社会氛围轻松和各阶层对文学艺术的重视,都使得宋朝文化繁荣昌盛,自盛唐后迎来第二个文艺创作井喷期。宋词与唐诗比肩齐高,宋词中又以柳永为代表的婉约派和以苏轼为代表的豪放派作品闻名于世,可谓拥趸无数。独领两宋文坛风骚的当属苏东坡,在质与量上都是他人难望其项背的。苏东坡的作品想象瑰奇、气势磅礴,文风恣肆汪洋。诗、词、赋、散文均冠绝古今,书画自成一派,甚至于美食也有独到研究,可谓全才。史载,每有新作问世便洛阳纸贵,人们无不以拥有其佳作为炫耀资本。即便身陷“乌台诗案”泥沼时,仍有众多粉丝乃至地方官吏甘冒风险,不惜重金求购收藏他的诗词书法。

  苏东坡的名气不单止于宇内,更是扬名海外。史料记载,交趾国(今越南)的一位王子和朝鲜半岛上的高丽国王仰慕苏东坡的程度更是令人咂舌,除了重金收购字画之外,还特意派遣侍从至大宋境内服侍苏东坡。在其仙逝后,华夏悲恸,北至辽国契丹,东抵高丽日本等国文人雅士无不涕泗横流、如丧考妣。苏东坡粉丝之多,作品影响力之大,确实举世罕见,即便如今的网络大V恐怕也望尘莫及,可谓是古今文坛当之无愧的大V。

  永铭岭南史册

  绍圣元年(1094年),苏东坡再度被贬,安置于惠州(今广东惠阳)。年近六旬的苏东坡星夜兼程赶往贬所,受到了岭南百姓热情的欢迎。在惠州,苏东坡为修堤疏淤不惜用皇帝的赏赐物筹措资金。

  四年后,苏东坡被贬到了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州市)。“不以己悲”的他把儋州当作第二故乡,言之:“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他于此处兴办学堂,介学风。在苏东坡到达琼州前的宋代100多年国祚里,海南未曾有人进士及第,但苏东坡北归不久,海南的姜唐佐就举乡贡。为此苏东坡为他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海南人一直把苏东坡当做儋州文化的拓荒者,对他怀有深切的崇敬,儋州至今还流传着许许多多有着“东坡烙印”的东西: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东坡帽等等,当地还有一种方言被称作“东坡话”。

  苏东坡的海南情

  苏东坡作为文豪家喻户晓,作为吃货,也是妇孺皆知,自创的“宏志鸡”、“东坡肉”、“烤羊脊”等风味美食,风靡全国,流传千年不衰。哪怕是被贬至儋州,他的美食天分非但没有因环境艰难而消减反却取得了质的升华。他创作关于美食的美文,现在还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海南四面环海,海鲜众多,海鲜是海南人的一道家常菜。一天,渔民给苏东坡送来了许多生蚝,苏东坡特地研制“两吃”法:一是把生蚝肉与浆加上水与酒一起煮;二是取蚝肉烧烤,熟后随口下咽。还美言道:“食之甚美,未始有也。”(《食蚝》)为此还诙谐地告诫其子苏过说,生蚝美味不可乱说,生怕北方的君子们知道后,都争着要求贬谪到海南来抢自己的美食。《老饕赋》可以说是苏东坡美食谱的总结升华,关于如何烹饪出美食,《老饕赋》中给出了答案:厨师、选材、烹煮、调味等缺一不可,其中论道精妙,苏东坡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吃货一枚。

  生平最后一问

  苏东坡生性豁达豪迈,照理说这样的人,本应福禄两全,前途光明才对。然而不然,他的后半生大多在贬谪迁徙中度过,他的人生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一场悲剧。如果说其他文士的运蹇多故多半因性情缺陷,而苏东坡的悲剧则是由于性情无缺,不见容于官场污浊,正是这种刚塞有守、九死不悔的人格,决定了他悲剧的一生。

  苏东坡还以《贾谊论》来探讨贾谊的非正常死亡,苏东坡直陈贾谊之死,非因梁怀王意外,而是他本人气量太小,愤怒过大。苏东坡认为,贾谊不必如此,才华横溢之人,如被欣赏并重用固然是好,如怀才不遇,可以慢慢等待机会。即使至死未等来“戈多”,即天命如此,“不应有恨”。正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亦不哀。这种随遇而安使得苏东坡哪怕被贬至天涯海角也能做到宠辱偕忘。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何等豪迈的前半句,又是何等讥讽的后半句,其中壮士暮年、美人迟暮的悲怆迸发于字里行间,这是一代文豪的流于人世间最后岁月的“天问”和“己问”。

  徽宗即位,苏东坡被调廉州安置、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安置。元符三年四月(1100年)大赦,复任朝奉郎,北归途中,于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1101年8月24日)卒于常州(今属江苏)。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在六十五岁的苏东坡朦胧的眼神里,尽是他二十五岁少年狂时的意气风发。在即将告别眷恋又失望的人世间前,他最后仍不舍地问上苍一句,问祖上一句,问自己一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原文有删节)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