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旅游 > 鉴赏收藏

莫让古籍空悲戚 海南古籍何去何从

2016-04-26 10:16 海南日报 【作者:】

  海南省90%以上古籍待修,修复人才匮乏,资金不足是保护瓶颈

  

  海南省图书馆(海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修复受损的古籍。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将《更路簿》纳入国家重大专项课题”的建议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共鸣,全国人大代表、省委书记罗保铭现场表示支持。海南日报社宣布将出资100万元建立南海《更路簿》保护基金。

  《更路簿》对海南及南海文化的意义不言而喻,抢救如此宝贵的文化遗产对海南来说迫在眉睫。《更路簿》引来公众及舆论的关注,它是幸运的。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幸运儿”,也面临着“仅十余本现存于世”的危急局面。

  海南古籍存有多少?其他众多尘封在书库深处的古籍又面临着怎样的境况?离开了舆论的“帮衬”,这些晦涩难懂、少人问津却又有着文物、学术和艺术价值的古籍要怎样在现世“存活”并延展生命呢?

  

  古籍藏量和珍贵 古籍初步理清

  全省古籍2万余册,90%以上待修

  海南真正意义上的古籍保护工作始于2008年。

  2007年国家提出“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后,我省相关职能部门2008年正式下文开展此项工作。到2009年时,我省有了最初的5家古籍收藏单位。截至目前,我省共拥有海南省图书馆、海口图书馆、文昌市图书馆、海南大学图书馆、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图书馆、儋州市第一中学图书馆、海南省民族博物馆、海南省档案馆、海南省博物馆以及海口市博物馆共11家古籍收藏单位。

  除了起步晚,我省古籍保护工作的起点也比较低,主要表现在古籍数量少、收藏比较分散、保护意识淡薄等。

  起步晚加之起点低,让海南错过了2011年《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申报。一时之间,社会上出现了“海南无古籍”这样的声音。

  那么,海南真的就没有古籍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由于一直以来人们缺乏古籍存量的认知,加之人力有限,不少保留下来的古籍一直未进行编目和整理。

  “2009年虽然5家单位都有古籍,但大家都还是‘糊涂账’。古籍和民国文献不分,基本都只是把前人留下的古籍放在一处保管而已。”省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省图书馆地方文献与古籍部)主任、副研究馆员乔红霞介绍道。面对此情此景,省古籍保护中心立即开办了我省首届古籍普查培训班,教授古籍普查基础知识。培训班的开办也标志着我省古籍普查工作的正式启动。

  乔红霞告诉记者,有一些古籍正是各单位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过系统的培训后发现的:“我记得那是个周六下午,琼台师范的老师给我来电话,说他们在一摞书中,发现了旧报纸覆盖的数百册图书,按照标准,都可算作是古籍。这其中有《资治通鉴》清刻本,还有汲古阁版《陆放翁全集》等。”

  事实上,海南在历史上也并不缺乏古籍。据介绍,历史上,海南本土不少有识之士赴内陆做官,常常会带回一些珍贵古籍,例如明代的王佐、唐胄等。但由于一来热带地区高温、高湿、高盐的自然条件对古籍保护相当不利,二来能够识别和进行整理的文化人实在是少数,一直没有专藏,导致能够留存的古籍十分有限。清代海南“探花”张岳崧在编修《琼州府志序》时就对海南先贤的著述没能流传而慨叹“惜乎藏书太难”、“令人望古太息也”。历史上后人们往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白玉蟾、海瑞等这样的大家之作重新整理一次。

  随着中华古籍保护计划的开展,目前我省古籍收藏单位均已具备基本的古籍保管条件,如保持环境恒温恒湿的设备等。省古籍保护中心也在2009年、2010年期间,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推广下,建立我省古籍著录平台,各收藏单位只要在省图的“全国古籍普查平台”进行输入,即可实时更新古籍普查的相关信息等。该平台最新数据显示,当前,我省共拥有古籍23800余册(暂未算入碑帖),而据介绍,其中90%以上的古籍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目前,我省各收藏单位的古籍都由各单位自行保管且所有古籍均不可离馆。图书馆中的古籍善本往往是作为特藏集中典藏,读者可在馆内阅读一些新印古籍。在一些收藏单位里,若读者需要翻阅善本,需经过申请后,由工作人员带领才可进行查阅。

  其实,除了公立图书馆及博物馆收藏,省内少许私人藏家也藏有一些古籍。其中较为有名的就是海南知名中医霍列五的收藏。“霍列五专藏”拥有古籍及民国时期图书约千种万卷,均是霍列五本人常年搜集而得,其藏书也已历经百年传承。

  贰

  无专项资金 专业人才匮乏

  古籍保护意识仍需加强

  “一些古籍流传至今早已是破烂不堪,例如清朝光绪年间的刻本《海忠介公备忘集》都已经破损得很难捧起来了。”乔红霞惋惜道。清康熙四十九年何九畴刻本《白沙子全集》六卷首一卷附录一卷曾入选1996年出版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现在的它虽已破烂不堪,但鉴于流传不易,在2013年也入选了《第一批海南省珍贵古籍名录》。

  超过90%的古籍破损,亟须保护。但作为条件最好的省古籍保护中心,这里也仅仅拥有1位工作人员可以进行部分修复工作。负责修复工作的黄文锋告诉记者,修复古籍是个慢活,全省待修复古籍数量很大,古籍修复不仅缺少人力还缺少资金支持。

  长年研究海南地方历史文化的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说,自己以执行主编身份负责“海南地方文献丛书”时,从国内外多地复制一些古籍文献资料回来,但由于本土缺乏受过严格训练的古籍整理专业人才,所以邀请了国内40余位专家进行整理、校勘等工作。

  人员匮乏是全省古籍收藏单位都面临的困境。

  文昌市图书馆馆长云春雷介绍,目前图书馆正式在编人员仅有3人,每一个人都是身兼几职。不说专业人才,单是一般人员的紧缺就已让古籍保护工作“力不从心”。

  记者来到海师大图书馆古籍阅览室时,负责古籍工作的副研究馆员陈秀云正在清点馆藏。她告诉记者,1987年时,这里曾做过比较详细的登记工作;1997年时又进行过一次粗略清点。而她现在的工作就是要把所有的馆藏从数目、版本、破损情况等方面再作清点整理,详细记录,顺便审校在省古籍著录平台上的录入数字。1个人,4万余册藏书,庞大的工作量让陈秀云从2012年就开始了这项工作,截至目前,已清点完毕32000余册馆藏图书。

  从黄文锋的修复工作到陈秀云的整理工作,古籍保护工作的专业人才涵盖多个种类。据介绍,古籍保护工作所需的专业人才种类包含了古籍普查、古籍采编、古籍修复、古籍保护技术(如库房保存条件等)、古籍数字化技术,还有古籍研究整理等多个类别。而对于中国国家图书馆等规模大的古籍收藏单位来说,其人才团队已经细分到了针对不同版本、不同古籍种类而拥有不同的“专攻”人才。

  同时,由于没有专项资金的支持,一些收藏单位也仅是拥有最基础的设备,如除湿机、空调等,修复工作难以展开。记者了解到,虽然每个收藏单位都有部分需要修复的古籍,但多数收藏单位没有修复这些古籍,只能将其暂时保存,等到有机会时再作修复。

  “除了资金和人员的缺乏,人们对古籍的保护意识也比较薄弱。”乔红霞说。只有一些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士才会时常需要翻阅古籍,大众很少想到翻阅古籍,自然也就没有保护古籍的意识。

  叁

  计划完成全省古籍普查登记目录

  让积年累月的“糊涂账”成为条理清晰的“明细表”

  虽然,我省古籍保护工作面临诸多困难,但自2008年正式启动以来,古籍保护工作依然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自古籍保护工作正式启动以来,省古籍保护中心组织本省古籍专家到基层古籍收藏单位进行古籍著录和辅导。全省古籍著录平台的使用以及各收藏单位不断地清点、整理,让全省古籍整体收藏情况也愈加清晰,对重要古籍的情况也有了更全面的掌握。

  随着各项工作的逐步成熟,海南省古籍保护中心申报的明徐氏东雅堂刻本《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遗文一卷朱子校昌黎先生集传一卷》成功入选了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现在,这套藏于海师大古籍阅览室中的“国宝”正被精心包裹着,存放在樟木书柜中。2014年第五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申报时,省民族博物馆等单位新发现的善本以及民间收藏木雕片也被纳入申报,进一步提高了全省古籍申报水平。

  除此之外,2013年初,我省古籍保护中心在政府支持下,还举办了《第一批海南省珍贵古籍名录》和第一批海南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的评选工作。54部古籍藏品被评选入榜,包括海师大图书馆古籍阅览室等在内的5家单位被评为海南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

  除了这些古籍保护“最前线”的单位所作的努力,值得一提的是,省文体厅、省发改委、省教育厅、省科技厅等多家政府职能部门还建立了古籍保护工作厅际联席会议。《第一批海南省珍贵古籍名录》及“第一批海南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名单”评选就是在联席会议推动下进行的。

  “我现在所进行的清点工作也是为之后省古籍保护中心推出全省古籍普查目录在做准备。”陈秀云说。

  “随着全省古籍收藏的梳理,下一步我们要形成古籍普查成果,推出海南省古籍普查目录。”乔红霞介绍。有了这样的目录,以前积年累月的“糊涂账”就成了条理清晰的“明细表”,不仅仅是对古籍保护工作而言,对公众来说也能够更加清楚地了解海南古籍的基本情况。

  古籍同文物一样,要“藏用结合”。虽然珍贵的善本不能被普通读者随意借阅翻读,但为了让更多人走近古籍,省古籍保护中心还举办了“馆藏苏东坡古籍暨珍贵文献展”等展览,并在今年4月走进海口市部分中学,进行《古籍里的苏东坡》专题讲座。

  不过,由于各收藏单位现在都有“藏品不出馆”的规定,所以古籍联展还很难实现。但在一些古籍工作较为成熟的省份,例如2014年,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与湖北省古籍保护中心、湖北省图书馆就曾举办过《册府千华——湖北省藏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其展品就来自湖北省内多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

  “这就需要政府牵头,建立相应的运行机制、保护机制,让收藏单位之间达成共识、群策群力。毕竟,举办一个古籍展览,需要媒体、公安等多方社会力量的加入。”乔红霞说。

  

  加快古籍资源建设

  让古籍“活”出新风采

  古籍的保护一般分为原生性保护与再生性保护。

  所谓原生性保护,即是指对古籍本体进行保护,改善古籍存放环境、对破损古籍进行修复进而延长生命等都属于这一类。

  接下来,各古籍收藏单位除了要在硬件设施上不断完善之外,还要在古籍修复等方面加强力量,缓解或解决目前破损古籍难以得到修复的窘迫局面。

  与此同时,古籍资源建设也是增强我省古籍收藏的重要一环。通过购入特色古籍资源,不断丰富古籍收藏,推动海南古籍收藏向前发展。

  “这些工作都离不开政府经费以及广大群众的支持。图书馆、博物馆更应该积极主动承担古籍的挖掘、整理、保护的责任与义务,同时充分发挥古籍的文化作用,传播推广中国传统文化。”省图书馆馆长、省古籍保护中心主任李彤说。

  “发挥古籍的文化作用”则与古籍的再生性保护息息相关,而这也是新时期下让古籍“活”起来的方法。

  所谓再生性保护,就是对有限的古籍资源进行复制,整理再出版,使其“化身千百”,这也是重要的保护途径。同时,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古籍数字化也成为趋势。数字化也是目前对珍贵的古籍资源而言最好的保护手段之一。当古籍善本尘封于库中时,它的数字资源可以以时下最易于传播的方式为众人所使用。

  2002年时,文化部与财政部等多家单位设立专项资金,实施了“中华再造善本工程”,将我国珍贵的古籍善本进行仿真、原样出版,收录珍贵善本古籍758种,目前省图书馆和海大图书馆均有收藏。

  回到我省古籍保护工作,省古籍保护中心在进行普查的同时,也在积极探索本省古籍保护的路径,如省古籍保护中心与各收藏单位建立古籍资源共建共享关系,推进全省古籍资源的开发、展览和利用。目前,省古籍保护中心正在与省民族博物馆推进部分资源数字化共享工作,以此推动我省的古籍保护与文化传播。

  “文化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周伟民说。

  海南古籍保护工作任重道远。随着“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列入“十三五”百大工程项目,社会各界对中华古籍所承担的历史使命愈发重视,以及海南“全域旅游”工作的全力发动,我省古籍保护工作也在努力和期待着进一步的发展。

  名词解释

  古籍,是中国古代书籍的简称,主要指书写或印刷于1912年以前具有中国古典装帧形式的书籍。它是历史的产物,是历史的记录者。对古籍的保护是对文化财富的继承与历史文明的传承,也是对历史的敬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