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旅游 > 旅游海南 > 乡村风情

儋州故事----“儋耳硕士”曾开

2017-07-10 16:30 今日儋州 【作者:文:陈有济 图:黎有科 】

  核心提示:水井村位于儋州市中和镇东坡书院东南约二公里处,水井村在行政建制上是一个村委会,由田坊、高村、水井上、水井中、水井下和林屋六个坊头构成,方圆有两平方公里,村里有曾、李、张、林诸姓,400余户人家,2000多口人,村子与闻名遐迩的东坡书院相隔一片水墨温润的碧绿田野。村因一口清澈甘甜的水井得名,其地钟灵毓秀,向来文教昌盛,人才辈出。有“儋耳硕士”之誉的明代儋州最后一位举人曾开就是从水井村走出来的人物,他十二岁考取秀才,十九岁时又中经元,名扬于世;他居家期间教书育人,惠泽乡里,重建州学,编撰州志,“有功于儋”,备受时人和后世推重,成书于1935年的《民国儋县志》亦将他列为“名贤”。本期,我们讲述曾开的故事,一起回顾他的手揽经元、七考进士、重建州学、诗咏“八景”。

                                出生名村 手揽经元

  曾开字公实,号泰阶,万历四十二年(1614)出生于水井村。水井村名的由来颇具传奇色彩。相传,明正统年间(1436-1449),南宋末南宁知军曾悦的九世孙曾彦育才有方,李贤(南宋初昌化知军李行中后人)用厚礼延请他到田坊村设塾教学。曾彦之子曾辉随父读书,李贤见曾辉聪明伶俐、一表人才,将女儿许配给他。曾辉在成化年间(1465-1487)考取岁贡,不负李贤的器重。曾辉成婚后,定居田坊村,生下四个儿子。因人多地少,曾辉的次子曾杰、三子曾伟、四子曾信后来移居附近的山坊村,并开凿一口水井。此井深不过三米,泉清味甘,田坊、山坊的村民认为这是物阜年丰的吉兆,遂以“水井村”作为他们两个村的共同名称。水井村素有读书传统,颇出人才,在地方上远近闻名。

  曾开出身书香之家,他的父亲曾廷策及曾廷第、曾廷筦两个叔父都是岁贡,曾廷第还到吴川任过训导。曾廷策孝顺父母,友爱弟弟,一家人未曾分爨,始终和睦相处,这在当地被传为一大佳话。曾廷策在少年时就已是秀才,然而几次参加举人考试都不幸落选,后来回到家乡。他为人清高淡泊,不热心于增置产业,而是将精力放在对儿子的培养上。

  曾开天生聪颖,记忆力强,有过目成诵的本领,被人视为“神童”,他在十二岁那年便考中秀才。后人传说,曾开在这次应童生试时,考完后于场外赏花并随手摘采,正巧一位史姓太府从旁边路过。史太府欲戏弄曾开,张口便吟:“曾童生袖藏春色”,不料曾开立即作答:“史太府目察秋毫”。史太府再出一对:“曾童生,中间加四点,称为鲁国贤士”,曾开不假思索又回应:“史太府,头上添一划,实成吏部天官。”史太府见曾开反应神速、对答如流,大为惊叹。

  曾开资质聪慧,基础扎实,又得父亲精心栽培,学业长进很快。崇祯六年(1633),十九岁的曾开与连胞兄曾闳(曾廷第之子)结伴到广州应乡试。方岳孙公看到曾开、曾闳的文章后赞叹不已,将二人比为“海外两明珠”,并预测他们都能高中。不久结果揭晓,曾开名列全省第三,手揽广东经元,如愿以偿;曾闳却榜上无名,出乎意外,令人遗憾。

  曾开一举成名,当时任考官的揭阳知县陈鼎新对他十分欣赏,亲手题写“翰苑名魁”匾相赠,以示称赞。

                                 七考进士 怀才不遇

  曾开考中举人后,于崇祯七年(1634)、十年(1637)两次赴京会试,都未能及第。崇祯十三年(1640)、十五年(1642)、十六年(1643)为明代最后三次开科年份,曾开皆未赶考,不知缘何。另据曾开后人说,曾开曾因丁父母忧六年,守妻孝三载,耽误了进士考试,此如非误传,则曾开错过的可能就是这三次会试。

  曾开生逢末世,他中举时明朝的统治已摇摇欲坠,十一年后李自成军攻破北京,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同年清军入关并迁都北京,大明王朝灭亡。朝代鼎革之后,曾开隐居水井村,吟诗作赋度日,并致力于设坛授徒、重建州学、编撰志书等对地方有益之事。

  满清在夺取江山后,很快恢复前朝科举制度,定文武制科仍于辰、戌、丑、未年举行会试。根据曾开的诗文,可知他应考了顺治十五年(1658)会试,这是清廷第八次开科取士,也是曾开易代后首次上京赴考。这一次从广东北上的考生中,有东莞籍的抗清烈士子弟尹治进(字右民)一行。曾开与尹治进诸友一路上即兴吟咏,诗文酬唱,给漫长旅程平添不少雅趣。曾开在途中还拜谒了唐朝名相张九龄祠、忠臣张巡祠以及汨罗江旁屈原祠,又得读抗清殉国的张家玉、陈子壮、陈邦彦、韩如琰、林洊等人的遗诗,并赋诗咏怀,表达敬仰之情。

  曾开这次赶考,在广东新兴乘舟时,竟然有鱼从江水跃入船内,同行的人认为此为曾开必能中进的佳兆,都以诗相贺,可惜他最后又名落孙山,无功而返。

  曾开后来又在顺治十八年(1661)、康熙三年(1664)、十二年(1673)、十五年(1676)四次参加会试,然都下第。康熙十八年(1679)、二十一年(1682)皆为大比之岁,但年近古稀的曾开不再赴考。

  曾开前后“七上公车”,都没考中,令人叹息。他在诗中虽再三表明自己是以不计得失,听之任之的心态去参加科举,但从他于一次赶考返乡道上,经过挂榜山时触景生情写下的“北去南来我愧山”诗句中,还是可以想见他内心的无奈与失望。

                               教书育人 重建州学

  曾开科举出身,一向重视教育,他在归居家乡期间,曾修建位于水井村、具有私学性质的曾公祠(后人亦称水井曾氏庠学)。

  曾公祠据传初建于成化年间,原来是曾辉开办学校之处,曾开考中举人后在已有基础上扩建成曾公祠,为四合院格局,祠内祀曾氏有名望的祖先,同时也作为他施教的场所。曾开潜心育才,培养了不少士子,使曾公祠成为一所著名的乡学。因教绩突出,曾开的名声很快传闻到官府,顺治年间(1644-1661)任海南道分巡副使兼提学的韩廷芑授予他“儋耳硕士”匾,以表彰他在地方教育中的贡献。(后来清儋州知州王师旦曾重书此匾。)曾公祠在此后一段时间内一直担负教育功能,水井村历来盛产人才,与此密切相关。

  曾开于执教曾公祠之余,为再振儋地文教,他还发起重建中和古城里的州学(民间称孔庙)。

  儋州学始建于北宋庆历四年(1044),明朝时得到多次重修,且几易校址。弘治二年(1489)知州钟英将其迁到州城西外废宜伦学旧址;正德七年(1512)知州陈衮又移之入州城内东南隅;万历四十三年(1615),江西广昌举人、时任知州曾邦泰将其搬回原来的宜伦学基址,并捐俸赎二百金,创建殿堂、斋庑、棂星、戟门、泮池、启圣祠等。至清代初期,兵荒频仍,儋州学失修,年久渐圮,正殿仍在,但仅剩栋柱,左角也发生倾塌,戟门更已消失不见,东西二庑及名宦、乡贤两祠、大门木石亦荡然无存。

  看到州学几成荒废,人们不禁为之叹息。乡绅和儒生有修复州学之心,但人微言轻,只好将事延缓,以待为政者或教官出来主持。地方官员虽也曾有过整修州学之举,然皆属虚应故事,并未真正起到实效。

  儋州学作为官学,在推行教化上占据主要地位。为复兴儋州教育,曾开曾与州长官商议州学重建事,却因经费不足等原由而都没有下文。依靠官府一途暂时无多大进展,曾开改而发动民众力量,着手另行谋划。顺治十四年(1657)冬至后,在曾开的努力下,财力、物力、人力全部到位,儋州学重建正式启动。然而次年正月时,曾开有公车之行,原订计划又遭旁人议论,导致工程停止。直到四年后的顺治十八年(1661)春,曾开顶住各方压力,带头捐资,学正陈祝、训导欧阳霖也各捐俸十金,同心筹划,工程才得以继续。康熙元年(1662)仝元枢莅儋州知州任,他对州学重建亦捐资支持。

  儋州学的重建在官民同心协力下很快告竣,学校面貌焕然一新,旧学荒废的建筑已经新建,尚可修复的设施得以修理。此外,还修筑了一个泮桥,原来在重挖泮池时,发现有井,砌井而未有桥,后曾开认为泮池不宜设井,遂凿石筑桥。这次重建,奠定了有清一代儋州学的基本格局,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三十五年(1696)、康熙四十三年(1704)三次对州学修补,以及后来的几次修葺、重修,都是在此基础上进行。

  曾开倡议重建儋州学,使儋州成为易朝后海南较早恢复州学的地区,这对清代儋州教育的起步和发展无疑具有积极作用。乾隆年间(1736-1795)儋州科名兴盛,探本溯源,曾开功不可没。

                             诗咏“八景” 广受传诵

  曾开才思敏捷,写文章援笔立就。他曾编修儋州志三卷,惜早已散佚。今从他留下来的《议修儋学疏序》中,仍可窥见其为文笔力之一斑。曾开尤擅写诗,其诗以清新自然为主色,作品被《民国儋县志》卷十一《艺文志》收录者有一百多首。

  曾开的诗,以吟咏儋州“八景”景观的五律《咏儋八景》流传最广。八景诗由“八景”衍生,是“八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八景”文化起源于魏晋南北朝,成熟于两宋,繁荣于明清。万历年间(1573-1620),朝廷下诏命令全国各地呈报“八景”,地方官员纷纷组织本地文人从当地名胜中评选“八景”,使“八景”文化在全国范围内更加普遍化。海南的“八景”文化,最早是元泰定四年(1327)曾任参知政事的王仕熙于流放吉阳军(今三亚)时带入。王仕熙在古崖州挑选八处最具代表性的景观定为“崖州八景”,并为之赋诗,开启了海南“八景”文化的序幕。据方志记载,儋州“八景”文化于明代已存在。儋州“八景”是“天堂春色”、“松林晚翠”、“载酒南薰”、“旧州西照”、“龙门激浪”、“马井涌泉”、“笔架笼烟”、“颜塘漾月”八处景观,其为儋州地域特色的典型呈现。此八景名称由四字短语构成,每两个字表示一个含义,前两字是地点,后二字为景观,两两并列,组成一个动态的综合景象。凡有“八景”,必有“八景”诗。明嘉靖初年担任儋州知州的萧弘鲁,以及万历四十一年(1613)开始知儋州的曾邦泰曾有吟咏儋州“八景”的诗篇。尚存海南诸志书记载的儋州“八景”诗,以萧、曾二人之作为最早。曾开生活年代晚于萧弘鲁,曾邦泰任儋州知州时,曾开尚是孩童,因而《咏儋八景》创作时间自然在萧、曾两知州的儋州“八景”诗之后,但从作者籍贯来看,曾开却是有儋州“八景”诗收录于现存方志的第一位儋州文人。

  曾开《咏儋八景》语言工丽、用典自然、想象奇特,非同凡响。其全篇云:

  海邦称乐土,儋耳说天堂。地浅欣邻郭,花好竞向阳。青郊分翠陌,绿野映方塘。几度霜威过,漫嗟春去忙。(天堂春色)

  鼎峙青宵外,插天笔阵高。裁云供彩幅,飞瀑泻文涛。秀耸三台杖,花生五色毫。千军曾横扫,伫看斗荒豪。(笔架笼烟)

  高嶂兀称奇,云幨天半垂。坡翁曾有句,仙子似相期。岚染山容媚,晴看石貌离。岁寒贞尔质,晚对更相宜。(松林晚翠)

  本非池上物,溷迹海天猜。六位时无定,四灵众独推。岩吞疑怒石,水击似奔雷。破浪知何日,禹门春未回。(龙门激浪)

  地似因人重,千秋春梦传。登堂挥化瑟,载酒忆前贤。波印湖中月,风回海外天。何时民物阜,到处奏虞弦。(载酒南薰)

  绝岛忆南征,将军此地行。驾鳌麾浪静,渴骥迸沙明。一勺浮甘液,千秋列骏名。斜阳人汲散,月照汉家营。(马井涌泉)

  湛湛冰壶映,方塘半亩间。水纹摇月影,晶色荡波颜。玉宇空中缀,星河天上还。一区饶别致,何意在人寰。(颜塘漾月)

  闻说岐丰旧,西京淑气多。夕阳存古道,遗照向松萝。改邑泉犹冽,迁乔石尚峨。鲁阳曾指日,麦秀漫兴歌。(旧州西照)

  诗中,曾开逐一对“八景”进行“泼墨”,他以敏锐观察力,捕捉“八景”的特点,精心构思,细致雕琢,运用形象的譬喻、瑰丽的想象和恰当的典故,或描绘它们的秀丽风光,或缅怀与它们有关的历史,或通过它们寄托对儋州未来的憧憬……,充分展现了“八景”的独特之美,让人耳目一新,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作为佳篇的《咏儋八景》,在清初已收入康熙十二年(1673)开始俢撰的清代海南第一部府志《康熙琼郡志》,后来亦见于《康熙儋州志》《民国儋县志》等志书,广受流传。

  正是由于有曾开这样的历史名人为儋州“八景”大唱赞歌,赋予它们丰富内涵,儋州“八景”文化才更具魅力,并得以广泛传扬,留给后世深远影响。(文:陈有济   图:黎有科 )

W020170709830028705373

                               中国楹联泰斗马萧萧重书“儋耳硕士”匾额

W020170709830028719523

明朝揭阳知县陈鼎新题赠“翰苑名魁”匾

W020170709830028723895

凿于明朝的水井,至今仍清澈甘甜

W020170709830028732186

 如今面貌一新的曾氏宗祠,曾经是曾开施教的场所

W020170709830028752843

水井村的古榕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文章